<rt id="eku0m"><center id="eku0m"></center></rt>
<rt id="eku0m"></rt>
<rt id="eku0m"><optgroup id="eku0m"></optgroup></rt>
<acronym id="eku0m"><small id="eku0m"></small></acronym>
<acronym id="eku0m"><center id="eku0m"></center></acronym>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仰天鐵骨浩氣存 俯首為民德風馨

仰天鐵骨浩氣存 俯首為民德風馨

關鍵詞:中國廉吏、思想家、理學家 ——- 聶豹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yf
  • 電 話:13970466646
  • 網 址:http://
  • 感謝 nxf1954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3486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仰天鐵骨浩氣存    俯首為民德風

 

中國廉吏、思想家、理學家  --- 聶豹

 

   聶豹于明成化丁未年(1487年)正月十三日生於江西省永豐縣恩江鎮聶家村,嘉靖癸亥(1563年)十一月初四卒,享年77歲。字文蔚,號雙江,晚年又號白水老農,東皋居士。明朝嘉靖兵部尚書、太子太保。謚貞襄。賜祭九壇,入豫章理學祠、吉安鷺洲忠節和青原五賢之一。中國著名廉吏、思想家、理學家,明代教育家、軍事家、抗倭名臣。

 

 

錚錚鐵骨     剛正不阿

 

聶豹出任華亭縣知縣期間,該縣正遇百年大旱,顆粒無收,百姓民不聊生。但是有的官吏不但不救災,反而勾結地方黑惡勢力,借機斂財、貪污舞弊,百姓苦不堪言,怨聲載道。讓人更加不能容忍的是,府中有一個財務總管仗著其岳父是朝廷一品大官,伙同他人私吞應減免的稅銀,而幾任知縣都不敢得罪他。聶豹到任后便微服私訪,摸清情況后,立即將這位吏婿及同伙革職查辦。華亭錢糧過去的出入數有八十馀萬,在正德庚辰(1520年)以前,都沒被征收到位,其中多數錢糧朝廷還給予了減免。由于跨年代較久,官吏更換了不少,經辦此事的人役,往往乘機虛報,渾水摸魚,大撈一把。聶豹得知其事后,深感問題嚴重,把過去經辦此事的人役都一一傳喚到府問狀,詳細審訊,經過查實后將有問題的人役毫不留情繩之以法,并追還稅銀1.6萬兩,米5600余石,多收秤頭銀2600兩。追還的稅銀等都用來抵銷官府欠老百姓的陳年舊賬,多余部分以備賑濟,百姓見過去官員連過問都不敢過問的貪腐都能查,無不稱快。

嘉靖四年(1525年),聶豹任福建道監察御吏,他暗察明訪,微服深入平民之中,了解下情。到任才幾個月,就上疏指斥司禮太監張佐違詔招收內監工。又彈劾兵部尚書金獻民、侍郎鄭岳接受邊將賄賂,朝廷查實后,張佐與金、鄭二人都被皇上罷官。后又上疏禮部尚書席徇私自把他的弟弟安排在翰林院謀職,席也很快被免職。一時名震朝廷。

嘉靖六年(1527年),被皇上派往巡按福建。聶豹依法治國,嚴肅法度政紀,微服私訪民間,聽取民間對當地官吏的反映,打擊惡豪,懲處奸匪,一時貪官污吏望風披靡,有的自己解官而逃。他嚴肅查處了橫暴的駐扎在福州的軍隊鎮守太監趙誠以及掌天文歷法的中官和管理東南沿海地區海外貿易宦官。彈劾了貪官漳州詹知府、龍溪黎知縣,威懾了貪官。貪官建寧太守陳能雖然離任,他也不放過。陳能貪污受賄,行為不檢,名聲敗壞,聶豹秉公查實。陳能譎詐抵賴,并重金賄賂,聶豹嚴厲斥之。陳能又想通過上疏朝廷自辨,但是仍無效。便狗急跳墻,反誣聶豹故意陷害他。聶豹毫不畏懼,上疏反駁。皇上派人調查,查實陳能罪行后,將其罷官,閩人無不稱快。

在巡按期間,他針對如何考核官員,上疏提出要分德行、經義考核官吏,主張官員要重德行。他還清理寺廟的田地以備賑災撫恤,核實官府的帳簿,清理虛報人數,以均徭役。提議建立考核官宦的長效機制,獎勵勸勉官員勤政為民,從根本上治理為官清明廉潔的風氣。

嘉靖九年(1530年),聶豹改任蘇州府知府。蘇州府是東南方最大的郡縣,黑社會邪惡勢力猖獗,在過去一向都是到任官員認為很難治理的地方。聶豹在蘇州府期間,問民疾苦,禁止革除賭博等社會陋習。同時不畏氣邪惡勢力,嚴厲制裁強橫狡詐不守法紀的人,打擊黑社會勢力。蘇州有兇徒王子家是黑社會頭目,經常在游船上糾集兇徒,危害平望和射瀆兩個地方的治安。聶豹到后,王子家聽說聶豹很厲害,聞風攜妻子藏匿到一個很難發現他蹤跡的泖湖中。聶豹并不就此罷手,派人坐漁舟前往偵查,并埋伏兵丁在湖中,不到幾日功夫便把王子家擒獲,將其依法治罪。大倉州的巨盜龔淵、龔錦兩兄弟為害海上,聶豹密派人擒獲他們兩兄弟,可惜只抓到了龔錦,龔淵卻被逃走。為了擒獲龔淵,他設計,欲擒故縱,放了其弟龔錦。江蘇吳人不理解,嘩然,大家認為聶豹是徒有虛名,說來說去對邪惡勢力還是懼怕。他微笑。沒過幾天,龔淵果中計,晚上偷偷來到弟龔錦的家,埋伏在其弟龔錦家附近的官兵將他擒獲,江蘇吳人無不敬佩。每當奸猾匪徒犯罪逃匿,聶豹都親自去做好匪徒妻子的工作,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耐心誘導,一時兇匪在其妻的勸導下,都紛紛自首認罪。鉅寇鄭新盤據福建的漳州和泉州,錯根盤結,勢力很大。雖然抓獲鄭新很艱難,聶豹毫不畏懼,還是派官兵圍剿,經過數年的努力終把鄭新抓獲。

 在閩期間,由于聶豹持法嚴正,風裁凜然,深受民眾推舉擁戴。當時福建人把聶豹作為偶像,民間給小兒取名亦流行以豹為名,以示崇尚聶豹。

聶豹在兵部任左侍郎時,奉命清理軍費,又得旨協理京營戎政。當時咸寧候仇鸞是總營務。仇鸞恃寵驕橫,擅自將宣府、大同等地的兵調到京城。仇鸞這次調兵,明顯削弱宣大(河北宣府、山西大同)等二鎮的御敵能力。聶豹不懼權勢,上疏認為仇鸞的調兵是錯誤的,兵力應該駐扎宣大,宣大安則京城安,皇上采納。

聶豹不畏權勢,敢于諍言。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嚴嵩死黨趙文華等人上奏要巡視祭海神、增加田賦和開放市舶等事宜,世宗皇帝大悅。朝庭官員雖然覺得不妥,都緘口不語聶豹挺身而出在朝庭反對趙文華的上疏,認為東南百姓貧困已極,若祭海神、差田賦,是徒滋勞費,加重百姓負擔。倭寇很狡猾,如開市舶,就同開馬市,倭寇將長驅乘虛而入,反被倭寇鉆了空子。他的上疏違反了皇帝旨意,世宗皇帝十分反感,下詔嚴厲訓斥。朝廷嚴嵩、趙文華等一些人根據皇上的意思,一起趁勢攻擊。皇怒,罷免兵部尚書聶豹,還受到降俸二級處分。由此,聶豹看破紅塵,毅然上疏稱年老有病,請求退休南歸故里永豐。     

據《中國歷史紀事》對這件事的記載:“時人就此事評論說:……。國家遭受倭患,軍費開支浩大,應當省事省官,減少地方負擔。今反“顛倒是非”,遣官祭告海神,勞民傷財,重擾地方。趙文華到任以后,公私財賄俱入其室,江南為之困敝。他又恃寵牽制兵權,“顛倒功罪,以致紀律大亂,戰士解體,雖征兵半天下,而賊勢愈盛。此皆嚴嵩任用非人之罪。”

從這段歷史記載來看,世宗皇帝倘若不聽嚴嵩和趙文華等人的誤國之言,而是聽取聶豹的諍言,國家也不至于遭受倭患。 

 

清正廉潔     淡泊寡欲

 

聶豹是著名的廉吏,朝廷內外頻頻傳為佳話。

正德十一年(1516年),聶豹中江西鄉試。次年中進士。正德十五年(1520年),赴任直隸的華亭縣(現上海市)知縣。當時華亭縣的官吏都是本地人。官府中掌管簿書案牘和聽差的差吏多而雜,而且這些人與社會上的人串雜在一起,關系錯綜復雜,風氣不正,極大地妨礙了公務。為了整肅吏治,他從自身做起,嚴格要求自己,省身修身,以身作則,對身邊的小吏、差役立法三章,要求必須清正廉潔,不準以公謀私,要慎用權力。還規定衙役不能私通外界,不能和社會上行為不檢的人混在一起。由此,縣衙內的政風立見好轉,一時夙弊頓清。

    在華亭縣任知縣時,有個富民叫徐震的,聽到大家傳聶豹如何如何清廉,不相信。便與人合謀設下奸計,想探探虛實。徐震暗地里將金磚神不知鬼不覺地藏到聶豹家里的醬油壺中。徐震自鳴得意,以為聶豹會私吞。誰知聶豹夫婦發現金磚后,并沒有因為沒有對證而私貪。在廣征線索后,查清緣由,憤然將徐震查處,徐震雖遭懲處,卻打心里佩服至極。此事很快被傳開。于是,華亭縣的豪猾都很快收斂,不敢亂作非為,縣內民風得以好轉,達到了大治。

在平陽任知府時,僉事許勉仁到任副職,許勉仁曾是聶豹的舊僚,又拜師在聶豹門下。但是聶豹不擺架子,親自迎接,行禮如初,平時也很尊重許勉仁。平陽平息俺答達虜功成后,皇上表彰褒賞聶豹。許勉仁沒有得到犒賞,認為是聶豹在其中作梗,憤憤不平,借機誹謗聶豹在平陽有貪污行為。皇上聽后大怒,著山西撫按官從公查勘。山西撫按官到達時,聶豹遂堅臥不出,一意授徒講學。撫按官惱怒,決心要扳倒聶豹。他派了很多懂財務的官員徹查平陽的支出開銷冊籍。那些官員細心查賬,查來查去無絲發滲漏。但是他們并不就此停手,繼續不停地查,往反三四年,終查不出任何問題,只好罷手。

聶豹對達官顯貴敢于抨擊,為此得罪了朝庭不少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那些達官顯貴聯合起來誣陷誹謗聶豹,但是苦于拿不出證據,只好又翻出了原來查來查去查不出任何問題的平陽貪污案。當時的首輔夏言本來就與聶豹有過節,他偏聽謗言,不問青紅皂白就將聶豹逮入錦衣獄。在錦衣獄中,聶豹雖遭受了嚴刑拷打,還是堅信有水落石出之時。夏言看到嚴刑拷打無果,便派人專往平陽核查,但是總是查不到什么問題。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聶豹在獄中被折騰兩年后,冤案終于大白,卻仍落職回家鄉永豐。聶豹落職回鄉后,雖為官多年,家中沒有一點積蓄,窮困潦倒,生活十分艱難。為了生計,只好經常步行往返于吉安青原山等書院教學,以圖糊口。雖如此,還笑呵呵樂觀處之,家里人和朝庭舊友聞之暗地里悲疼不已。

 

心系百姓    以民為天  

 

在華亭時,聶豹廉政勤勉,親自清理寺田以備賑恤,核官籍以均徭役,考核官員以勵風節。從根本上理清治理華亭,確保政通人和。他料理公務每事親躬,細到處理傳遞公文用的馬和官員的驛站、分撥夫役等都各有章法,有章可循。縣里每一年織造宮廷應用的絲織品都要親自過問。對縣里的財務嚴格管理,賬目往來清楚,從不敢馬虎。對經費精打細算,節支開流,力爭每月有結余以備支付災荒和想不到的經費開支。縣小吏、差役稍有過舉,只要發現,都要當即找來談話,從不過夜,迅速消滅在萌芽之中。通過整治,華亭風氣很快好轉,蘇人交口稱譽。

出任華亭知縣期間,水災旱災接連而來,災情嚴重。面對艱難的局面,他一面將災情奏報朝廷,一面開倉放糧,救濟災民。他不等不靠,動員全縣人民捐錢捐物。親自帶頭將家中積蓄捐出,夫人在他的感染下,將身上披戴的金銀首飾也捐了出來。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在他的帶動下,大小官吏紛紛仿效。通過募捐,得白銀六、七萬兩,很快緩解了災情。為了從根本上解決災情,他親自勘察縣情,發現西邊地勢比較低洼,水常年排不出去,容易發生澇災。東邊地勢較高,易發生旱災。他訪問民間,傾聽專家和百姓的意見。大力興修水利,疏通水渠3萬余丈,修復廢塘1.2萬余丈,修筑堤岸1070余畝。華亭縣的百姓后來一直都是依賴這些水利設施。又通過普查,查出余田170余畝,全部用來彌補災荒。

他還積極倡議大家捐錢,修建當地的文廟,建造較有名氣官員的鄉賢祠。

百姓有了冤情,他都親躬審理,為其申雪。只要有案子,當即就審,從不拖延。在審案中,精明睿智,能明察秋毫,不被假象蒙蔽。在蘇州時,有一對兄弟來訴訟其父,聶豹覺得有蹊蹺。他仔細觀察,詳細詢問,查的兄弟倆都不孝,便當場羞辱他們,兄弟倆感泣悔罪。他智斷巧斷案情。在平陽時,有一婦人告其子不孝,聶豹覺得有隱情,故意訓斥其子,可是那婦人毫無表情。他疑其中有私,派人查訪,果然是那婦人與人有奸。于是詳細審問,那婦人見隱瞞不了,只好招供。百姓無不稱頌。

在華亭每年都是親自參加按戶等人丁編排的徭役,并嚴格審定。縣衙的文書很多都是自己動手書寫。當縣令三年,華亭節余存谷19萬余石。據華亭縣志記載:“逃亡歸來者足有3223戶” 。當時朝廷官員紛紛舉薦聶豹,其中有七八個到過華亭的巡撫和巡按官員還以奏章的形式向朝廷舉薦聶豹。

在平陽時,看到百姓饑餓,他憂心如焚,當時戰事緊迫,糧食經費緊缺,但他毅然拿出軍用糧食賑濟災民,災民跪拜謝恩。

聶豹在蘇州府期間,問民疾苦,禁止革除賭博等社會陋習,他還均徭役,勵節約,蘇州地方安定,深得人民擁戴。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北京外城墻完工,由于修邊關耗資很大,又每年犒賞軍士,戶部經費緊缺,他上疏倡導朝廷上下要共濟時艱,節約公用經費,雖遭一些重臣反對,但是還是被皇上采納。

退休故里永豐后,還經常幫縣官吏治理縣邑出謀獻策,為百姓排憂解難。永豐知縣每遇處理公務有疑難,或永豐有什么大事前來訪求,他都出門遠遠恭迎,虛心善意切磋,知縣倍感其和藹可親。縣令金清舉行土地普查丈量,編補地方基層組織,禁止革除縣城市街的一些陋習規定等諸多措施,都出于聶豹的建議。同時,他還建議在縣設立鄉規民約以厚風俗。為減輕縣民的負擔,到上面辯減基層均徭銀1200余兩,永豐百姓無不感激。

當時永豐縣城常有廣寇流劫到縣,聶豹協同縣官連日操勞,布置抗寇,數日不歸,直至廣寇潰退才回家休息。

 

請筑城墻    首創承包

  

北京,經元末兵火之后,特別是蒙古俺答汗率大軍入古北口,直抵北京城下,掠劫財物,致使京城周圍受到一次極為嚴重的破壞。經此庚戌之變后,保護北京城市的屏障沒有了,人口大減。當時北平一度出現商賈未集,市廛尚疏的現象。復筑土城,營建北京城墻,以護居民,有效地防止城市遭受外界的入侵成為了當務之急。聶豹上疏建言請筑北京外城墻,被采納。嘉靖三十二年(1553)開始修建北京外城。他親自提出修建北京外城的總體設計,與其他官員共督建北京外城墻,并日夜在工地上指揮修城墻。由于經費緊缺,后來只修建了北京城墻的南側,即現北京明代城墻東起東南角樓,西至崇文門,總面積約15.5公頃。擴建北京外城后,北京城垣的形狀變成凸字形,成為自明永樂之后,北京城建設發展的一個里程碑。經此工程建設,北京城有了更大的擴展,把當時城南這一重要經濟文化區域納入了城墻的保護范圍之內。由此,最終確定了北京城至今沿續幾百年的字形城墻平面的總體規劃形狀,使北京城墻的總長度達到70余里。聶豹為北京外城墻的修建立下了汗馬功勞。嘉靖三十三年(1554)北京外城墻完工,皇上大喜,聶豹被加封太子少傅,蔭一子入監讀書。

嘉靖五年(1526年),聶豹任僉都御史巡撫順天(現北京)稽查馬政。當時朝庭戰馬劇減,為了為朝廷多輸送馬匹,他實地調查研究,總結以往的經驗,上疏陳述馬政的利弊,說明馬數減少,人們養馬積極性不高的的原因。把他經過琢磨,首創的養馬承包責任制向朝庭推出,得到皇上的允許。他推出的養馬承包責任制,首先是核定養馬人數,將江南拋荒的田畝,逃亡的人丁核查屬實后,剔除這些人可以不養馬。其次是將種馬按優劣作價入官,再將馬和草場承包到各州縣官吏,并以簽訂的合同作為考核他們的主要依據。然后各州縣官吏將馬和草場承包到戶。各處草場,不分養馬與否,根據土地荒熟肥瘠程度,作為料場,不同價位計算,官方全部收購。還常年額定收購馬價,穩定收購馬的價格,解除承包戶的后顧之憂。承包責任制實行后,各州縣養馬積極性空前高漲,馬匹成倍增長。聶豹推出的承包責任制,在中國歷史上是創造性的,對當時促進馬匹增長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熱心教育     大興辦學   

 

聶豹熱心教育,注重培養人才,認為教育是國家興旺的根本。

他思維敏捷,才學橫軼,處理政務費耗時間不多,平時空閑時間較多。在業余時間里,他便孜孜不倦辦學校,為國家培養人才,以此作為大事來抓。所到之處,異常重視興學,并且親自朝夕授學。他教育學生要學古人道德,并以古人的高尚精神激勵自己。在華亭任職時,培養了弟子徐階(明朝首輔)等十多個朝廷重臣。徐階當時方弱冠,聶豹試其文,大奇之,說:“此宰相器也” 。同時被他賞識的還有,如徐南金、張承憲、楊世賢、子亨數十人,俱收置門下。后又收置門下有允中、王教等數十人。在華亭,他所辦的學校考取儒士二百馀人,提拔其中優秀人才如包節孝兄弟,何良俊、何良傅,王球,吳培等十數人。華亭提學御史肖鳴鳳校士,經常聽聶豹講課,拜于門下。肖笑著說:“云間素稱文藪,君一綱盡矣。”意思是說,松江縣(今屬上海市,松江縣的古稱)一向被稱為文章或文人聚集之處,而這些文人卻都是拜于聶豹的門下,是他的學生。當年秋天,這些人被推薦到南畿鄉試,成績多在高等。徐階以進士及第,入翰林為編修。他們這些人中,先后以科第起家,通過考試被選拔得到高官厚祿的有十余人,其余人都各以文章氣節表于社會。

聶豹無論走到哪里,只要有一點閑逸時間,都授徒講學。在平陽,雖然戰事頻繁,他除日親戎事外,每當虜退的傍晚或中午,還帶方亢思、方謙企,舉人陳嘉言、嘉謨、阮師瞻、候効古、劉光啟、秦健在各州縣授學,于是平陽的人士都拜讀在聶豹的門下。聶豹朝夕講學不輟,崔汝孝等數十人,拜于門下。他還修平陽古今人物題名記,希望以此來勉勵大家。任職福建時,在省城新建了養正書院射圃亭,薈集八閩秀才志士到這里來教之。明嘉靖初年,巡按福州時,為了紀念羅一峰,在福州朱紫坊建一峰書院。守蘇州府期間,大力興辦學校,云集名士于學道書院,大家共同學習研究 。任職蘇州府期間培養了嚴訥、瞿景淳、王忬、章煥、顧存仁、陸師道等朝廷重臣。

聶豹辭官回鄉后在永豐的聶豹尚書第、尚書府每日除與故人門生子弟談述古昔,研討學術,詠歌太平外,還不忘辦學授課,培養弟子。他前后家居三十馀年在永豐,即使被朝廷貶黜,從無怨恨之意。平時注意檢點自己的言行,言傳身教,言行一致,為人師表,弟子無不敬佩。

家鄉本族的子弟有考取功名、事業有成的,都給以獎勵表彰,號召族人向他們學習。永豐北面巚峰山風景秀麗,是休閑讀書論學的勝地。聶豹在巚峰山修建了凌空閣。在該閣,永豐的學子歡聚一閣,講學論學、寫詩作賦,熱鬧非凡,成了永豐文人集會的好去處。為了推動永豐人才的培養,他曾與鄒守益、錢德洪等辦學于本縣城西崇光觀,很多學子慕名前往,弟子云集。聶豹在縣時,出去講學每次都有百余人跟從他云遊。他一生所到各縣以及松江縣、姑蘇、八閩、三晉之間,門下之徒不少于千人。他與弟子之間往往都結下了不解之緣,建立了深厚的情誼,即使做大官的也是這樣。最典型的要數他和徐階。徐階雖然為朝廷首輔,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是他們的師生關系從沒有變過,四海皆稱之。

 

         戎馬生涯   抗倭名臣

 

嘉靖二十年(1541年)北方的俺答達虜連年進犯山西,平陽百姓不得安寧。聶豹在危難時刻出任平陽知府。他上任時,平陽府銀兩庫存空虛,防隘全無,兵力嚴重缺失,戰事一無所備。身擔重任的聶豹只好四處奔波,籌措經費。他請平陽各地撫按到各州縣,備羊酒肉招待富民,號召富戶捐銀。經過他的動員,臨汾等三十七州縣民眾都踴躍捐銀,共計捐得銀兩二萬二千馀兩。由于敵情緊急,經費缺口太大,聶豹還允許牢中犯罪較輕的犯人視其犯罪的輕重程度,用不同銀兩贖身。如蒲州儀賓的蘇仁因繼室悍妬,疑犯強奸罪在押坐牢,蘇仁以五千兩金銀贖身得以脫罪。經過多種途徑所籌到的銀兩,全部用以加固隘口,大修關隘。經過修建鞏固的郭家溝、冷泉、靈石等處隘口,屹然像天險一樣。同時他又招募義勇兵張鸞等五千二百人,河南礦工八百余人,給足他們衣甲、器械,加緊對他們進行操練,準備迎敵。不久,俺答來犯,入雁門,直接奔向平陽,侵犯郭家溝。聶豹派關兵李芳等開關迎敵,斬虜數人,虜咋舌敗逃,并退營邊境上。平陽本來兵力空虛,聶豹怕俺答還來,先發制人,使計詐敵。他叫人放風說“大兵不日且援山西”,又令善于射箭的人假攻俺答虜營,虜兵追出,射箭的人故意將牌面兵騎俱棄去,裝扮逃走,等虜兵快靠近時,便齊放弓箭,虜兵嚇得逃回營房。虜兵知平陽有備,怏怏棄營逃去。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聶豹升遷陜西按察副使,兵備潼關。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京城屢被俺答侵犯,百姓不得安寧,朝廷里卻無人能分憂。皇上世宗急于想得到良才,經吏部尚書徐階推薦,平陽冤案雖大白但是還是被貶回家的聶豹被召回京城,為僉都御史,巡撫順天(現北京市),整頓薊遼(轄順天、保定、遼東三巡撫)軍務。

后轉兵部右侍郎,十二月抵任。奉命巡視九門時,向皇上面奏建議:京營的兵閑置,不如核減一十三萬,分撥到下面各總督去操練,以備征戰。每年兵器械、軍糧、操練、犒賞等費用,戶部要足額撥給。凡操練,必須遵循軍法,軍中的士兵不得借口占為雜役等。聶豹的六條上疏皇上均全部采納。

嘉靖三十二年(1553)正月二十七日陞兵部尚書,聶豹力辭,但是皇上不允。他上任后,正本清源,嚴厲革除夙弊,嚴禁請托,事事依據法典法例,兵部的風氣很快好轉。一時聲望赫然。

他善用人才,慎選將士,操練軍隊,率先垂范帶領將士修邊城,建關隘,預備儲糧,加固要塞,分屯重兵掌控扼要關口,以阻止外侵之敵。多次竭力上疏建言研究秋收防護的事宜。

他得知宣薊(今河北宣化、河北薊縣)邊關的防備多廢弛,立即差兵部左侍郎楊博前往駐守。益州、通州、昌平的官員屬虛設,平時悠閑無事,他奏請罷去益州、通州、昌平三郡的御史。

嘉靖三十二年(1553)十月,外虜進犯京城的重要門戶河北的紫荊關、浮圖峪,情況危急。他從容應對,派入衛朱鳳等將領前往截殺,斬虜首四百余級,虜兵望風披靡,獲大捷。皇上大喜,加封聶豹為太子少保,蔭一子錦衣衛千戶。他還上疏提出要論功行賞,獎罰分明,皇上從之。

嘉靖三十三年(1554)十月,外虜犯薊州,由于防備森嚴,外虜攻城六晝夜不能攻下,兵敗而去。被皇帝詔嘉太子太保。

聶豹任兵部期間,朝夕勞累,經常是半個月、一個月在兵部為國防操勞而不回家。看到宣府、大同錢糧缺乏,軍士饑餓,他上疏建言增撥經費。他發現前督撫大臣,不用心在那里安撫人心,守好軍事陣地,卻吃喝玩樂,守軍苦不堪言,兵心不穩,他便上疏要求嚴懲,皇上大怒,逮二臣入獄,同時派遣戶部侍郎陳儒前往賑恤將士。

當時,江南倭寇猖獗,閩浙蘇常,連年被侵犯,又湖廣川貴苗民作亂。在國家動亂之刻,聶豹運籌帷幄,博采眾長,調南京兵部尚書張經總督浙江,各省兵馬由他調用。添設總兵把守南匯、吳松江、劉家河、鎮江等處。派都御史鄭曉議把守東海各關。由此,倭寇不敢妄動。對苗民作亂,則派兵前往沅州,湖湘川貴軍隊聽從調用。江西德安盜賊猖厥,他派守備一員,前往懲處。倭寇侵犯蘇州、松江(上海松江)兩府,他奏設總兵駐守金山(上海金山區),所有沿海一帶俱屬防御,自己親自坐鎮金山,并帶兵征戰,明軍士氣大振,倭寇敗退。他還派人把守南匯、吳松江、劉家河、淮及鹽城。并把附近所屬的防衛隸屬管轄,然后又分兵布防陣地,命令他們各自為陣,嚴密戰守。還調兵遣將,把守四府海口,并派重兵鎮守。他還令都御史鄭曉議駐守監城東海,同時各設把守總兵一員,專門負責其所屬地的調兵。他用兵計策得當,蘇州、松江固若磐石,倭寇不敢妄動。

 

崇尚節義    德高風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首輔夏言偏聽謗言,將聶豹逮入錦衣獄。聶豹在獄中被折騰兩年之久,冤情之苦難以言表。同年,夏言也因案入獄。聶豹與他在獄中相見,夏言以為聶豹一定會報復他。但是聶豹卻對他沒有任何怨恨表示,也不幸災樂禍,而是和他談論性命真機。夏言非常感動,對聶豹的德行十分敬佩。他逢人便說:“吾愧見聶雙江” 。聶豹歸故里后,夏言專程到永豐拜訪,并為聶豹作賦:“六一橋邊,白鹿岡前,草堂中與味悠然,風和沂水月滿。……”。

聶豹素喜崇尚節義,褒獎紀念先輩。

鑒于歐陽修已遷安微穎州數百年,祖墓荒蕪,后裔失散。在巡按江南期間,便繞道前往穎州。他到處尋找歐陽修后裔,終于覓得歐陽修三子輩的后裔十六世孫云。聶豹請人畫了歐陽修遺像(現保存的歐陽修畫像),要云奉歐陽修遺像同他一起馳歸故里永豐。并與永豐知縣商量,由縣人捐資,為云買田娶妻。還籌措銀兩修建永豐縣城的歐陽修專祠和沙溪的文忠公祠堂,在沙溪修建歐陽修父母的墳墓,雇專人守墓奉祀。

狀元及第羅一峰(羅倫)以忠節著稱,但是卻沒有被朝廷贈謚。聶豹上疏請求朝廷給以封贈,又親自拜見羅一峰,羅一峰逝世后終于被贈宮論德,并贈謚號為文毅。狀元學士曾棨逝世后其遺體被仇人騙遷葬于新干縣,這些人還引誘曾棨的子孫藏起骨骸,想滅跡。此案雖上訴,但是被經辦官員久拖得不到判決。曾棨家人找到聶豹,他毫不猶豫,到處奔波,終沒有效果。萬不得已找到當時的首輔徐階幫忙,經不懈努力終于訟決。訟決后他還幫助曾棨子孫將骨骸復葬永豐舊墳。僉事高安,是一個廉潔奉公的人,死后沒有錢安葬,尸體暴露在野有近五十年。聶豹請人將他的遺骨淺埋在祖塋,以待改葬,還為其立碑以便后人尋找。巡按福建時,當地有一個叫鄭三娘死於貞節,他親自前往祭奠,受到閩人的贊頌。

 

理學傳人   江右代表

 

聶豹不但精于吏事,更為人們稱頌的是他對理學的貢獻。聶豹是王陽明的重要弟子之一,江右王門的代表人物。與羅念庵(羅洪先)同列為陽明后學的歸寂派,在中國理學界占有重要位子,是廬陵文化的代表。

聶豹早年學易,后問學于王陽明,推崇王陽明的“致良知”學說,拜陽明為師,自稱弟子。

聶豹一生兩次面見王陽明。嘉靖五年(1526年)巡按應天府時特前往越謁拜王陽明。同年夏天巡按福建時,渡錢塘江拜見王陽明。兩次問學於陽明。兩人一見如故,聊至深夜,依依不舍。以后都是以書信來往,與王陽明請教研討良知之學。聶豹與王陽明都認同“知行合一”和“知行并進”說,認為既然知道這個道理,就要去實行這個道理。如果只是自稱為知道,而不去實行,那就不能稱之為真正的知道,真正的知識是離不開實踐的。真正的知行合一在于確實的按照所知去行動,知和行是同時發生的。雖然聶豹不在陽明身邊,但是思想意識相同,被王陽明及王陽明弟子列為編外弟子。

聶豹自丁亥以來,致書陽明、南野二公,論致知功夫。他在家里,每有學者到來,他都不厭其煩講學知行的道理。他認為知與行,行更重要,他在啟陽明先生的書信中寫道:“其有不一者,致與不致之間矣。但致之之功,窮意其入頭下手,亦自不同,當隨其資之近者而致力焉。”徐階在家鄉華亭遇到聶豹,在聶豹的引導下,他拜在王學門下。臨別時,聶豹送給他四個字,就是“知行合一”。徐階為之終生受益。徐階也因此成了王門忠實擁護者。

聶豹從致良知下手,他認為誠與不誠,有愛心沒有愛心,孝不孝,必須養性,養心。他在啟陽明先生的書信中還寫道:“德性者,良知也;道問學著,致知之功也。是故外德性而道問學者,必非學……”。

戊戌以后,聶豹感悟出本體虛寂的道理。自平陽回來后,他與大家論學,提出了以涵養本體虛寂為歸,是時適與羅念庵、龍溪等論相契合。其后,再回京城,有四五年,都是他與學者切磋這一道理,這是他的獨到發明所得。                

他認為良知為“虛靈之寂體,感于物而后有知,知其發也”。 他從心物關系入手,闡述物是人以外的具體的東西,物在前,人認識它是在后。良知是源自于具體的事件而發出的感慨,任何理論再好都是“寂體”,是理論。他還“以虛、寂、獨、密來形容良知,所謂“此四者,同出而異名,均之為未發之中也”。 “未發之中” 是理論,是“寂體”,只有在實踐中去檢驗,“知其發也”才能體現在它的價值。                         

他認為 “良知本寂”, “良知”不是現成的,要通過“動靜無心,內外兩意”的涵養功夫才能達到。人的道德品質好,不是天生的,要通過養心,通過修養,才能達到。他致信給歐陽德還寫道:“良知本寂,感于物而后有知,知其發也。不可遂以知發為良知,而忘其發之所自也。故學問之功,子其主乎內之寂然者求之,使之寂而常定也,則感無不通,外無不該,動無不制,而天下之能事畢矣”。反對以知覺為良知,批評“現在良知”說;并以良知本寂的本體論為其致良知之理論基點,進而提出“致虛守寂”的歸寂之旨。為此他主張知行合一,兩者互相包含,互相融合。

這些思想在當時的思想界中引起的反響不容忽視。就是在今天,也是有現實指導意義。

聶豹之學與陽明學之基本精神相契合,是對陽明學的繼承和發展,在王學的發展中和在江右王學中占有比較重要的地位。

為了傳播王學,他每到一地,都要親自講學,弟子遍布吉安、姑蘇、八閩、三晉。當時許多著名的人物,都出自他的門下。先后與季彭生、鄒守益、歐陽德、羅洪先、劉文敏、劉邦采、陳九川、黃弘綱、錢德洪、王君畿、唐順之、郭應奎、李羅山、曾前川、陳兩湖、胡仰齋、王龍溪等學者論學辯究。永豐老鄉宋儀望自稱跟從聶豹三十年,從沒有間斷過聆聽聶豹的講學。

聶豹身長玉立,神思靜遠,超特不群,有飄然外物之氣。當他因誣陷被逮時,從容出見差使,換上囚服,慷慨就道。屋內大聲悲號,他好像沒有聽到。門生父老相送,無不潸然流淚,聶豹卻神色不動,只是拱手作別。鄒守益、羅洪先送至江邊,聶豹如同平日一樣,與他們論學不輟。人們大為敬服,認為他的言行與“未發之說”深相符合。是真正的“知行合一”忠實執行者。

聶豹著作主要有《巡閩稿》、《大學臆本說》、《白沙緒言》、《平陽古今人物題名記》、《大學古本臆說》、《被逮稿》、《困辨錄》、《幽居答述》、《致知議略》、《良知辨》、《質疑存稿》及《雙江聶先生文集》(十四卷)等。著有的《雙江文集》十四卷、《困辨錄》均被列入《四庫全書》總目,并行于世。

 

                 

 

              作者:聶學鋒 

201379第四稿

 

 

后記:

聶豹被錄入中國廉吏、思想家、理學家之列;還被錄入國家“八五”、“九五”、“十五”、“十一五規劃”重點項目編撰的《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該叢書系海內外學術界稱為世紀之交“規模最大的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研究跨世紀罕見工程工程”。該叢書共收入包括文、史、哲、經、法、理、工、醫、農、兵以及教育、政治、宗教等諸多學科領域,“從孔子到孫中山”跨越2500年間的傳主270余名。“評傳叢書”是經過中國最著名的數百名權威學者20余年來潛心研究,而成的宏篇巨帙。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永豐!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796-2519900  400-998-0796 傳真:0796-2519900 微信公眾服務號:yfxweb 郵箱:yfnews#163.com
QQ客服:69129011 69129012
地址:永豐縣恩江鎮歐陽修大道近交警圓盤 郵編:331500
Copyright © 2004-2020 永豐網china0796.com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贛ICP備15012682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彩51官网平台彩51官网主页彩51官网网站彩51官网官网彩51官网娱乐彩51官网开户彩51官网注册彩51官网是真的吗彩51官网登入彩51官网快三彩51官网时时彩彩51官网手机app下载彩51官网开奖 清水县 | 化州市 | 霍邱县 | 阜城县 | 南漳县 | 昌江 | 彰化县 | 海盐县 | 鹿邑县 | 仙桃市 | 田东县 | 中山市 | 冕宁县 | 双流县 | 永川市 | 岳池县 | 竹山县 | 鞍山市 | 高碑店市 | 九龙县 | 临沂市 | 和林格尔县 | 宁河县 | 海丰县 | 内丘县 | 梁山县 | 曲松县 | 万荣县 | 光山县 | 沾益县 | 孟连 | 滦平县 | 东海县 | 永兴县 | 长寿区 | 开江县 | 越西县 | 天等县 | 大足县 | 湖南省 | 邵武市 | 抚州市 | 霍邱县 | 安平县 | 延长县 | 安陆市 | 兴隆县 | 安岳县 | 锡林浩特市 | 宁强县 | 双辽市 | 梁平县 | 西青区 | 鹰潭市 | 乐昌市 | 柯坪县 | 宁武县 | 兴化市 | 江永县 | 巴中市 | 雅江县 | 色达县 | 简阳市 | 浦北县 | 黄石市 | 胶州市 | 淳安县 | 手游 | 贞丰县 | 巩义市 | 朝阳县 | 黄龙县 | 新干县 | 屯门区 | 博兴县 | 五家渠市 | 调兵山市 | 广州市 | 桃园县 | 鄂尔多斯市 | 湖北省 | 名山县 | 三原县 | 云林县 | 棋牌 | 乌恰县 | 曲麻莱县 | 阜新 | 凤冈县 | 石泉县 | 三台县 | 会同县 | 南昌县 | 汉沽区 | 贵阳市 | 临海市 | 和平区 | 广安市 | 建德市 | 永登县 | 武平县 | 梁河县 | 二连浩特市 | 天峨县 | 巴马 | 阳高县 | 邹城市 | 沙雅县 | 黄骅市 | 东乌珠穆沁旗 | 安丘市 | 三台县 | 普定县 | 丹巴县 | 嘉禾县 | 原阳县 | 怀远县 | 安溪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五寨县 | 时尚 | 仙桃市 | 白山市 | 武功县 | 济宁市 | 铁岭县 | 亚东县 | 集贤县 | 思茅市 | 苏尼特左旗 | 工布江达县 | 平和县 | 新津县 | 博乐市 | 文水县 | 芜湖县 | 延津县 | 宾阳县 | 西昌市 | 措勤县 | 安多县 | 志丹县 | 宾川县 | 富源县 | 南澳县 | 广饶县 | 赤峰市 | 综艺 | 蕉岭县 | 长宁区 | 葵青区 | 汝州市 | 涞水县 | 桂林市 | 高邑县 | 广丰县 | 贡嘎县 | 陵川县 | 秭归县 | 凯里市 | 孟连 | 成安县 | 井冈山市 | 北海市 | 晋宁县 | 禄丰县 | 大姚县 | 白玉县 | 陆河县 | 方城县 | 弋阳县 | 晋城 | 永寿县 | 昭平县 | 洛阳市 | 顺义区 | 大渡口区 | 六安市 | 酉阳 | 吉安县 | 裕民县 | 利津县 | 岚皋县 | 庆安县 | 吉首市 | 洛隆县 | 北宁市 | 平原县 | 高州市 | 永善县 | 墨脱县 | 伊宁县 | 呼图壁县 | 天祝 | 崇州市 | 巴塘县 | 桂东县 | 南昌县 | 化德县 | 南涧 | 渝北区 | 邹城市 | 新安县 | 涿鹿县 | 汨罗市 | 河北省 | 上虞市 |